瑟然

写字 画画


/瑟然_Rares

墙的污点寄身了蠕动的昆虫
赤裸的身躯从床被间露出
在令人眩晕的麝香中回响
静默中恐惧在成倍地放大

无限近地 无限近地
伸展蜷缩已久的身体
制造骨节错落地碰撞
挣扎地接近那臆想出的未知

它是陌生 触感是恶俗的柔软
灰溜溜的阴影造就了密集的触角
那一片令人头皮发麻的巨型颗粒
被常规化地凝聚赋予了力量

积累着盲目的期待步步向前
得偿所愿发现它不具有体积
黑夜猝不及防地映衬出苍白
那不是你 可那不是你吗

一个人的飞行


/瑟然_Rares

母亲的嘶吼声和渴望是过期的泻药
父亲黏腻的关怀是摊黑黝黝的糖水
你 是一个用自慰去驱逐寒冷的怪物

她的笑声是种喧嚣巨大的脏话
他怜悯的本质是种善意的侮辱
当下,全世界在等待你的幻灭

麻木自发地 配方搅拌融合
清醒地扒开 你的七孔和洞
再灌入七情六欲 直至满溢

你会抛弃沉重的躯壳
用属于你的自由饱腹
像飞鱼般无害地 死去


/瑟然_Rares

你终于瘫了 苍白熟稔的寂寥包围着你
你有算不上粗糙又配不上纤细的手指
它们在人为定义间双栖又无所适从着
你要任由眼睑垂下去碾压潮湿的发丝

所有庞大阴谋压抑不住你的一时兴起
这是在一切坍塌后归属你的无力肉身
委屈求全任由刁虫啄食自尊化身枯骨
你回想它也像闪电般奔驰雷鸣般坦荡

后来随着景的重演茶令人厌恶地浓稠
天花板又旋转了你唏嘘人也不再是人
唯有这肉啊骨啊捏碎了的水和浮的灰
在限期来临前是生命幸存的有力证据

/瑟然_Rares

封存些
泄露些
歇斯底里
湿了眼眶
随厌倦滋长

无来由追寻
利他者的悖论
做个崇高黑洞
若无垠没有过错
以生存之名掠夺

所以他说要去征战
将讨伐的念想踩了
弥留的松香缠留不尽
所有晦涩的词藻乏了
只是漫无目的地行走着

信念是形式化后的蜕变
从虚无里脱身寄居于边界
许你厌倦无谓寻或夺去战
却也要央求天赐的一丝生机
造物者的光荣众生思虑不得

难得用自首来跟宇宙胡搅蛮缠
又妄想将罪恶当无知消遣一番
尽职送走这一堆死灰复燃的厌倦
像在一的两边添两个字衬托一般
在虚无两极用恶与更恶予它生机罢

你见过行走者的肉体吗?
稳健,奔涌,释放而出

是一种迸发的灵感在空气中,
碰撞,膨胀,随即灭亡

历史在轻叹 这一丝微妙的暧昧
即使离去 也是莫大的欢喜
缠流, 齐聚,久久不散

有期待的明天总是比绝望的昨天来得轻快,
付出所有的努力换以后的一段回忆。

即使,有些事已经无法挽回,
像是一层一层覆盖错字的修改贴,只能突显那丑陋 ,
即使,有些事已经无法改变,
酒红色的窒息和深蓝色的沉默圈禁着我每一次的呼吸,
我想,我只能自觉揭下黑色禁欲的面具,
显露已腐烂内里,
那仿佛是青绿色的烂果核。

这清醒的认知,
是我唯一不愿舍弃,
促使我坚强面对这不堪的,
解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