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然

写字 画画


/瑟然_Rares

你终于瘫了 苍白熟稔的寂寥包围着你
你有算不上粗糙又配不上纤细的手指
它们在人为定义间双栖又无所适从着
你要任由眼睑垂下去碾压潮湿的发丝

所有庞大阴谋压抑不住你的一时兴起
这是在一切坍塌后归属你的无力肉身
委屈求全任由刁虫啄食自尊化身枯骨
你回想它也像闪电般奔驰雷鸣般坦荡

后来随着景的重演茶令人厌恶地浓稠
天花板又旋转了你唏嘘人也不再是人
唯有这肉啊骨啊捏碎了的水和浮的灰
在限期来临前是生命幸存的有力证据

评论

热度(6)